【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】

人跡罕至處 深山鑿通途

——記格庫鐵路阿爾金山隧道建設者

來源:新疆日報  稿源時間: 2019-11-23

  新疆日報訊(記者逯風暴報道)阿爾金山地處高原,道路艱險、氣候惡劣、人跡罕至。為打通新的出疆鐵路大通道,上千名鐵路建設者用3年6個月時間,換來格爾木至庫爾勒鐵路阿爾金山隧道順利貫通,在無人區譜寫了一曲激昂的奮斗之歌。

  有幾百人離開,但更多人留了下來

  出若羌樓蘭機場,向東南方向驅車近4小時,就來到中國中鐵隧道局集團有限公司格庫鐵路新疆S6標項目經理部。11月15日,記者一下車,寒風撲面而來,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  “這里多風,一場風從春刮到冬,一刮風就特別冷。”S6標總工程師王廣科說。

  全長73.694公里的S6標在阿爾金山深處,這里冬季長達9個月,年平均氣溫2.5攝氏度。

  王廣科說,技術人員在野外測量時,打開保溫杯,里面的水常常已結了一層冰。

  生產生活所需的物資,有的要從650公里外的庫爾勒市和1100公里外的烏魯木齊市采購,就連購買生活用水和少許蔬菜,也要跑近100公里。

  冬季大雪封山、封路成了家常便飯。“有一次大雪封路,東西運不進來,每天只能吃土豆、白菜,一個星期下來看到土豆、白菜都想吐。”王廣科說。

  春夏季節沙塵天多,大風裹挾著漫天沙塵撲面而來,瞬間就吞噬了工作和生活區。“我們經常開玩笑說‘營養不夠沙來湊’。”王廣科說。

  阿爾金山海拔較高,S6標生活和施工的地方平均海拔3500米,走路快一些,明顯會覺得氣喘。

  “這是我工作10多年來,最為惡劣的施工環境。”王廣科說。

  有的人剛到項目上看到這樣的生存環境,扭頭就走。“有人走,有人來,前前后后有幾百人離開了,但更多的人留了下來。”王廣科說。

  隧道大量滲水,但難關被一一攻克

  生活環境惡劣,施工條件也很差。

  開挖隧道最怕什么?怕水。可阿爾金山隧道偏偏出水較多。

  “剛來時,看到光禿禿的戈壁灘和山,怎么也想不到隧道內會滲出大量的水。”S6標項目經理郭泉說。

  剛開挖隧道時,一切都在計劃之中。誰知到了今年5月,隧道內出水量急劇增加。“有時水能噴出10米遠,最高日出水量達2.7萬立方米,相當于10個標準游泳池的儲水量。”郭泉說。

  出水量增多,可施工不能停。怎么辦?頂著水干活。

  S6標三分部開挖隊隊長羅朝兵對涌水記憶深刻,“穿著雨衣進到洞里掘進,頭上落著水,腳下也是水。”

  盡管穿著雨衣,冰冷的水仍能灌進衣服里,棉衣很快全濕了。干一會兒,開挖隊隊員就得退下來烤衣服。“每天都有人凍感冒。”羅朝兵說。到了8月,出水量變小,終于不用每天被淋得濕漉漉干活了。

  困擾施工的還有復雜的地質條件。阿爾金山隧道施工范圍內會遇到巖溶、膨脹巖、高地應力,僅穿越的地質斷裂帶就達11條,開挖難度大。

  郭泉介紹,在開挖過程中工程人員嚴格監控、測量,實行超前地質預報,編制專項施工方案并嚴格實施;合理選擇工法,及時進行初期支護;采取徑向注漿技術措施,提前采取堵、排水等措施,攻克了施工中的一道道難關,最終實現貫通。

  無人區有人念,但信號要靠“碰運氣”

  如果說惡劣生活環境和施工條件尚能克服的話,在S6標,最難克服的是對家人的思念。

  無人區沒有手機信號,找信號,得去10公里外的國道旁、或者旁邊的山包上“碰運氣”。

  傍晚下班后,山包上站滿了人。他們舉著手機,走走停停,一旦發現有一點點信號,馬上就給家人撥打電話。“有時就算電話打過去,對方也聽不到聲音。不過家人看到是親人的電話,總會放心些。”S6標三分部土木副總工程師高戰飛說。

  后來,隨著硬件設施改善,部分區域總算有比較流暢的信號了。高戰飛時常給家人通電話,詢問家里的事,講述自己的工作。可他一年也難回去一次,最長的時候,他有兩個春節在工地上度過。

  電話訴相思,難補無法見面的缺憾。

  今年6月1日,兒子在電話中對高戰飛說:“爸爸,今天幼兒園搞活動,家長都參加了,就我是一個人,不過我沒哭,我是不是很勇敢?”

  “聽完兒子的話,我掛斷電話跑到沒人的地方放聲大哭。”高戰飛說。

  “不說了,咱換個話題吧。”高戰飛轉過身子,在臉上用力抹了一把。

  “我們不吃苦總得有人吃苦,我們不付出總要有人付出。既然來了就不能退縮,得對得起這份工作。等我們老了,可以驕傲地對子孫說‘看,這個隧道是我修的’。”高戰飛說。

  正是為了肩上沉甸甸的責任,鐵路建設者們在無人區鑿穿大山,把鋼鐵巨龍推向遠方。

責任編輯: 李娜

copyright 版權所有:新疆亞心網網絡有限公司

關于亞心 ┊ 客戶投訴 ┊ 聯系我們 ┊ 版權所有 ┊ 網站地圖 ┊

pk10 pk10开奖号码